第三屆國家重點實驗室公共管理與公共服務聯合論壇舉行
[打印本頁]
發布時間: 2019-10-20 瀏覽次數: 444

10月15-16日,第三屆國家重點實驗室公共管理與公共服務聯合論壇(以下簡稱論壇)在我校舉行。論壇自2017年始,每年一屆,已先后在昆明和廣州舉辦。本屆論壇由廈門大學主辦,學校固體表面物理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細胞應激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聯合承辦,來自139個國家重點實驗室或依托單位主管部門的300多名代表參加了本次會議。

10月15日,論壇開幕式在思明校區科學藝術中心舉行。開幕式由校科技處處長譚忠主持。

廈門大學地球科學與技術學部主任、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科學院院士戴民漢代表主辦方致歡迎辭。他表示科學技術作為第一生產力影響整個國家戰略部署乃至在國際舞臺的戰略發展,這一影響能否起到正面促進作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如國家(重點)實驗室等在內的國家級科研機構平臺能否成功。作為科學技術發展的重要支撐力量——公共管理服務是一個實驗室未來發展必須重視的方面。面向2035國家重點實驗室戰略布局也是要整合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力量為國民經濟做出重要貢獻,所以這一論壇的舉辦應時應景,給各實驗室創造了非常重要的交流合作機會。

科技部高技術中心處長閆金定指出,國家重點實驗室目前處于體系重組及面向2035年布局規劃的新形勢,推進現有國家重點實驗室體系優化調整,旨在提升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創新能力,服務國家重大發展需求。因此,實驗室的管理體制、功能定位、評估制度將面臨改革。國家重點實驗室要具有國家平臺意識,要力爭在國際科學前沿取得突破,要努力解決關鍵核心技術。同時指出國家重點實驗室年報系統將朝著更簡化、更嚴格的方向進行改版,年報數據未來將支撐評估。最后,他強調舉辦此次論壇深入探討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公共管理及公共服務共性問題,對實驗室開放、聯合、共享等起到很大作用,呼吁各實驗室要牢記科技強國的使命,服務于國民經濟社會發展。

本次論壇分為兩大議程,議程一為大會報告,由醫學神經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復旦大學)副主任姜民、汽車車身先進設計制造國家重點實驗室(湖南大學)副主任鄧久華、熱帶海洋環境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副主任趙迪主持大會報告。

大會組織了13個口頭報告,邀請了包括測繪遙感信息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武漢大學)主任陳銳志、中國科學院地球環境研究所科技處處長于學峰、遙感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遙感與數字地球研究所、北京師范大學)副主任柳欽火、新藥研究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副主任李川、精細化工國家重點實驗室(大連理工大學)副主任高巖、結構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福建物質結構研究所)副主任陳玉標、有害生物控制與資源利用國家重點實驗室、光電材料與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山大學)副主任劉靈燕、復旦大學科研院副主任張倩宜、傳染病診治國家重點實驗室(浙江大學)助理研究員朱丹華、低維量子物理國家重點實驗室(清華大學)李鑫、固體表面物理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廈門大學)副主任任斌、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廈門大學)副主任王海黎、細胞應激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廈門大學)副主任莫瑋等13位國家重點實驗室及依托單位主管部門的領導及管理人員做大會報告,并與參會代表進行了深入的交流與熱烈的互動。

論壇第二部分議程為分組討論,10月16日,全體參會人員在廈門大學翔安校區周隆泉樓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會議室,針對實驗室管理和技術服務分為5個分會場展開分組討論,管理組就實驗室的體制機制、評估規則、專項經費、隊伍建設、合作交流、文化建設等方面,技術組就實驗室的大型儀器管理、技術方法創新、儀器經費使用、技術人員隊伍建設等方面,充分探討實驗室管理服務中的共性問題,分享實驗室運行管理的成功經驗。

與會人員還先后參觀了固體表面物理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和細胞應激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

10月16日下午,論壇迎來閉幕式,分組討論召集人測繪遙感信息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武漢大學)書記楊旭、聚合物分子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復旦大學)副主任呂文琦、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武漢大學)副主任劉芳、固體表面物理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廈門大學)教授級高工周勇亮、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廈門大學)高級工程師楊聽林做分組總結報告。

閉幕式最后,王海黎以PPT報告形式回顧了論壇的精彩瞬間,為論壇取得圓滿成功向參會代表表示衷心感謝,他希望每年一屆的論壇越辦越好,為促進各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共同進步做出更大貢獻。通過分組討論推薦,確定下一屆論壇將于2020年在武漢大學舉行。

國家重點實驗室是國家創新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國家組織開展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聚集和培養優秀科技人才、開展高水平學術交流、具備先進科研裝備的重要科技創新基地,是孕育重大原始創新、推動學科發展和解決國家戰略重大科學技術問題的重要力量,建設好發展好國家重點實驗室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事情。在此科學背景下,召開聯合論壇,以實驗室公共管理與公共服務為主題進行專項討論,不僅對推動國家重點實驗室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同時也是來自全國各地的高校、科研院所之間加強科研管理交流的重要平臺。

(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 固體表面物理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 細胞應激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

責任編輯:張夏

版權所有:廈門大學 管理員信箱: service@xmu.edu.cn
Copyright © 2008 Xiamen University,All rights reserved.
  • 主页
  • 威斯尼斯人官网
  • 威斯尼斯人网址
  • 威斯尼斯人
  • 新闻
  • 主页 > 威斯尼斯人网址 >

    “三伸腰”稻米是怎樣煉成的

      发布时间:2019-10-30

      

      “三伸腰”稻米是怎樣煉成的“撓稻”過程真是汗滴禾下土李守仲狐奴山下,潮白河東,箭杆河流域盛産“三伸腰稻米”。所謂“三伸腰”,即用這種稻米做飯,無論蒸吃或煮食,第一頓若有剩余,可再次蒸煮,至第三次,米粒伸展基本如初,故而得名——三伸腰。“三伸腰”換粗糧,一換二箭杆河流域盛産稻谷,搓出的米雪白、光亮、油性大,煮飯時不亂湯,做出的大米飯香甜可口,搓成此米的稻谷,稱“三伸腰清水稻”,遠近聞名。越靠近箭杆河的發源地,出産的稻米質量越好,如東西府村等地産的稻谷,過去交公糧時總是號上等,收購時也比其他村的一斤要高上毛八分錢。我的老家望渠村西的稻田,離箭杆河的發源地有五六裏地,待客後的大米飯,雖然所剩無幾,第二天再和小米或高粱米一起做二米飯、煮二米粥,味道仍然很香。春夏之交青黃不接,小時候和大人們一起趕著毛驢,馱上幾十斤自家産的大米,到十幾裏以外的不産大米的幾個村子,去換玉米、高粱米,一說是東西府一帶出産的大米,一換二,很受歡迎。好土好水好肥料箭杆河流域的土壤特別適合清水稻生長,稱“水稻土”,這種土壤主要分布在望渠村西北不遠的北小營鎮和木林鎮西南的碟狀窪地,大約七八千畝。水稻土又分成淹育水稻土、潴育水稻土和潛育水稻土三個亞類。一看三個亞類水稻土的名字就可知曉,無論淹育、潴育還是潛育,都離不開水。近兩千年前張堪勘察屬地的自然條件,引種南方水稻,爲後來的科學土壤分類奠定了基礎。“三伸腰清水稻”之清水,主要指三處發源地的多眼清泉水,涓涓細流,彙聚成河,灌溉著一塊塊稻田,滋潤著棵棵禾苗。夏日中午,烈日當頭,走近一眼清泉,彎腰低頭,掬一捧泉水,入口下肚,甘甜可口,解渴消暑。這樣的好水,禾苗喝了自然有利其茁壯成長。莊稼一枝花,全靠肥當家。這是莊戶人家全都懂的道理。順義農民種地使用肥料是很講究的,什麽莊稼使什麽肥。一般的大田作物玉米、小麥,多用圈肥加河邊挖上來的河泥;要想讓大蔥長得蔥白高、蔥味濃還不那麽辣,就多用大糞、狗糞;要想旱煙好抽,要多使雞糞。而箭杆河邊種植水稻,除使用大糞、狗糞和雞糞,還要加豆餅、豆渣。給牲口釘掌割下的掌皮,也要積攢起來,聚少成多,留給水稻做肥料。抹桄點種,撓秧定植“抹桄種稻”是“三伸腰”一大種植特點。出産“三伸腰”好大米的水田,家鄉人管它叫“桄地”,桄地水稻的種植可不簡單,浸種發芽、抹桄點種、撓秧定植、除草施肥。農業合作化前各家對自己的畝八分桄地的耕作十分精心。清明節前,在家中暖和一點的屋子裏開始浸泡稻種,大人們起早貪黑往桄地跑,得空就往自家桄地使水,一兩天後,浸泡過的桄地稍有松軟,就用多齒的釘耙翻耕。一耙下去,至少能摟住上一年收割後留下的兩撮稻茬,翻過來,稻茬壓在水稻土下面,前後摟兩下,桄土碎裂,稻茬不露,這不光使力氣,還要有點技巧哩!像我們這樣十幾歲的小夥伴,一早一晚,要幫大人拽著繩套,拉著一庹多長、多半尺寬的蓋杈子或木板,來來回回,把桄地抹平。腳下的泥水冰冷冰冷也不覺得,畢竟幹上了傳統抹桄活計中關鍵的一環。之後兩三天是打埂和連續排水的時候。這時家中浸泡的稻種開始出芽,在半尺多寬的平坦、稀泥狀的桄土埂面上點種,又是大人們才能幹的技術活。他們左手抱著盛滿出芽稻種的籃子,右手抓起稻種,從桄地的一頭,倒退著點種,一把種籽點兩撮,每撮不多于十粒,點到另一頭。既要掌握好每撮之間不小于“半拃”的間距,既充分利用土地,又要照顧好左右兩邊的行距,便于撓稻子時兩行一騎,“左腿弓步前行,右腿跪著拉後跟進”。 下種後十天左右是稻種紮根時候,桄地不能使水。端午節前後,稻苗半尺多高,這時開始第一遍撓稻子,目的主要是定植補苗。一撮七八棵稻苗,棵與棵之間的距離抓撓時手指要能通得過。缺撮少棵的,用點種後在地頭水口處特意秧植的稻苗補栽,這倒與南方的插秧差不多。在重複的“左腿弓步前行,右腿跪著拉後跟進”動作的同時,兩眼盯著稻苗,兩手圍著一撮撮稻苗,前後左右抓撓,這樣的“規定動作”,前後要進行三四遍。撓第二遍、第三遍,和第一遍差不多重要,重點是兩手抓撓,松軟水稻土,去弱苗和除雜草。夾在正常稻苗中的小苗、弱苗,甯可去掉,也不讓它們在其間“占地、歇晾、耗養分”。除雜草要有點好眼力,在稻苗長到一尺多高時,有一種和稻苗長得差不多的家柏草夾在其間,正是因爲它長得和稻苗差不多,所以很難分辨。它“喝水多、吸地力”,欺苗很厲害,最好在撓二遍時將它除掉。我們小孩子插空也幫著大人們去撓稻子,人小,動作靈活,速度快,但撓上一根隴,常常被後面的大人叫回來一兩次,將“漏網之魚”家柏草重新認過之後除掉。在撓第二遍、第三遍時要跟著施肥,使的都是上等的有機肥,半發酵的豆餅、豆渣或掌皮,多往苗弱的地方施,促弱苗快快生長,跟上大撥兒。施肥時一定要看好自家稻田的上下水口,正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撓第四遍時,稻苗長高到近兩尺,農曆六月天,氣溫開始升高,大中午再去“左腿弓、右腿跪”,熱氣蒸人,所以一般人家都是一早一晚去桄地幹活。其實撓第四遍的活兒不那麽重要,也比較簡單,一是蹚蹚水,使水和肥力更加均勻;再是進一步找找有沒有“漏網”的家柏草。農曆七八月,稻子要完成吐穗、揚花、灌漿、壯糧食的生長過程。中秋節之後,家裏大人們站在稻田邊上,望著開始低垂發黃的稻穗,目光中滿是期待。我們這些孩子也體會到“抹桄種稻”勞作的艱辛,雖然還少不更事,但對豐收的渴望亦油然而生。砻磨流出地道“三伸腰”霜降後開始收割。六七十年前還沒有脫粒機,稻谷脫粒全靠人工在磨盤上摔,憑力氣,有技巧,左右開弓摔稻子;揚場,去除稻草葉子和其它雜物,要會“見風使舵”;拉砻,將稻谷變成大米,就更要功夫。砻磨是家鄉早年間去掉稻谷殼的專用工具,形狀和磨相似,是用軟中帶硬的椿木做成,而非石制。將上好椿木做成砻,是好手藝的老木匠才敢攬的活兒。椿樹一般都不那麽粗,拼接成直徑一尺半左右的兩扇類似石磨盤一樣的木磨盤,上扇下面、下扇上面,鑿出凹槽和棱梗,構成磨齒,中間有軸相連,下扇坐實,上扇可以轉動。上扇中軸兩側,一側鑿出一個比碗口小些的洞,用長把勺子往裏添稻谷;另一側安裝一個類似推拉火車輪子轉動的長臂杠杆,六七尺長,靠人體一端安個橫把手,拴個繩套。繩套挎在肩上,一手握著橫把手,用力前推後拉,隨著上扇椿木磨盤開始轉動,另一只手用長把勺子將稻谷添到洞中。稻谷不斷來回移動,在磨齒的磨擦作用下,脫掉外殼的“三伸腰大米”開始露出略顯粗糙的面容,與谷殼一起流出磨盤。扇車將粗米和谷殼扇揚、分開,再將稍稍發黃的大米放入木槽中,用帶棒石盤輕磨一遍,再過一遍扇車,這就是“三伸腰大米”成品了。拉砻下米,是稻谷變成大米的一個特有的“工藝流程”。從椿木制的磨盤流出的大米,顆粒更完整,這或許也是這種稻米能夠“三伸腰”的一個技術條件。爲稻谷脫去外衣,是一個講究技巧的“系統工程”。我們村二三百戶人家,也就有兩三副砻磨,各家要輪流排班使用,排到夜晚,就得挑燈作業。拉砻開始前要約好兩三家合作,作業現場至少要六個人忙活。掌磨的主拉者至少要兩個人替換著來,使扇車、用石盤輕磨的各有一人,還有兩人,看似輕閑,但也必不可少。一位一手拿掃帚、一手拿簸箕,撿拾蹦到場邊的稻谷,掃除風刮、人帶等進到場院中的樹葉、雜物,需要時替一下其他工種;另一位則是用椿木制造砻磨的大木匠,帶著工具,准備隨時修理砻磨。活兒不“快”了,“剔剔牙”、磨磨齒;拉著費勁時還要動動軸、弄弄把。馬燈下的夜場,拉砻者前推後拉時的吆喝聲,砻磨轉動發出吱扭吱扭的響聲,加上孩子們在一旁的玩鬧歡笑,真可謂一曲豐收的樂章!本版供圖/黃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