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屆國家重點實驗室公共管理與公共服務聯合論壇舉行
[打印本頁]
發布時間: 2019-10-20 瀏覽次數: 444

10月15-16日,第三屆國家重點實驗室公共管理與公共服務聯合論壇(以下簡稱論壇)在我校舉行。論壇自2017年始,每年一屆,已先后在昆明和廣州舉辦。本屆論壇由廈門大學主辦,學校固體表面物理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細胞應激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聯合承辦,來自139個國家重點實驗室或依托單位主管部門的300多名代表參加了本次會議。

10月15日,論壇開幕式在思明校區科學藝術中心舉行。開幕式由校科技處處長譚忠主持。

廈門大學地球科學與技術學部主任、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科學院院士戴民漢代表主辦方致歡迎辭。他表示科學技術作為第一生產力影響整個國家戰略部署乃至在國際舞臺的戰略發展,這一影響能否起到正面促進作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如國家(重點)實驗室等在內的國家級科研機構平臺能否成功。作為科學技術發展的重要支撐力量——公共管理服務是一個實驗室未來發展必須重視的方面。面向2035國家重點實驗室戰略布局也是要整合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力量為國民經濟做出重要貢獻,所以這一論壇的舉辦應時應景,給各實驗室創造了非常重要的交流合作機會。

科技部高技術中心處長閆金定指出,國家重點實驗室目前處于體系重組及面向2035年布局規劃的新形勢,推進現有國家重點實驗室體系優化調整,旨在提升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創新能力,服務國家重大發展需求。因此,實驗室的管理體制、功能定位、評估制度將面臨改革。國家重點實驗室要具有國家平臺意識,要力爭在國際科學前沿取得突破,要努力解決關鍵核心技術。同時指出國家重點實驗室年報系統將朝著更簡化、更嚴格的方向進行改版,年報數據未來將支撐評估。最后,他強調舉辦此次論壇深入探討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公共管理及公共服務共性問題,對實驗室開放、聯合、共享等起到很大作用,呼吁各實驗室要牢記科技強國的使命,服務于國民經濟社會發展。

本次論壇分為兩大議程,議程一為大會報告,由醫學神經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復旦大學)副主任姜民、汽車車身先進設計制造國家重點實驗室(湖南大學)副主任鄧久華、熱帶海洋環境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副主任趙迪主持大會報告。

大會組織了13個口頭報告,邀請了包括測繪遙感信息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武漢大學)主任陳銳志、中國科學院地球環境研究所科技處處長于學峰、遙感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遙感與數字地球研究所、北京師范大學)副主任柳欽火、新藥研究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副主任李川、精細化工國家重點實驗室(大連理工大學)副主任高巖、結構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福建物質結構研究所)副主任陳玉標、有害生物控制與資源利用國家重點實驗室、光電材料與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山大學)副主任劉靈燕、復旦大學科研院副主任張倩宜、傳染病診治國家重點實驗室(浙江大學)助理研究員朱丹華、低維量子物理國家重點實驗室(清華大學)李鑫、固體表面物理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廈門大學)副主任任斌、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廈門大學)副主任王海黎、細胞應激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廈門大學)副主任莫瑋等13位國家重點實驗室及依托單位主管部門的領導及管理人員做大會報告,并與參會代表進行了深入的交流與熱烈的互動。

論壇第二部分議程為分組討論,10月16日,全體參會人員在廈門大學翔安校區周隆泉樓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會議室,針對實驗室管理和技術服務分為5個分會場展開分組討論,管理組就實驗室的體制機制、評估規則、專項經費、隊伍建設、合作交流、文化建設等方面,技術組就實驗室的大型儀器管理、技術方法創新、儀器經費使用、技術人員隊伍建設等方面,充分探討實驗室管理服務中的共性問題,分享實驗室運行管理的成功經驗。

與會人員還先后參觀了固體表面物理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和細胞應激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

10月16日下午,論壇迎來閉幕式,分組討論召集人測繪遙感信息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武漢大學)書記楊旭、聚合物分子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復旦大學)副主任呂文琦、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武漢大學)副主任劉芳、固體表面物理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廈門大學)教授級高工周勇亮、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廈門大學)高級工程師楊聽林做分組總結報告。

閉幕式最后,王海黎以PPT報告形式回顧了論壇的精彩瞬間,為論壇取得圓滿成功向參會代表表示衷心感謝,他希望每年一屆的論壇越辦越好,為促進各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共同進步做出更大貢獻。通過分組討論推薦,確定下一屆論壇將于2020年在武漢大學舉行。

國家重點實驗室是國家創新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國家組織開展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聚集和培養優秀科技人才、開展高水平學術交流、具備先進科研裝備的重要科技創新基地,是孕育重大原始創新、推動學科發展和解決國家戰略重大科學技術問題的重要力量,建設好發展好國家重點實驗室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事情。在此科學背景下,召開聯合論壇,以實驗室公共管理與公共服務為主題進行專項討論,不僅對推動國家重點實驗室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同時也是來自全國各地的高校、科研院所之間加強科研管理交流的重要平臺。

(近海海洋環境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 固體表面物理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 細胞應激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

責任編輯:張夏

版權所有:廈門大學 管理員信箱: service@xmu.edu.cn
Copyright © 2008 Xiamen University,All rights reserved.
  • 主页
  • 威斯尼斯人官网
  • 威斯尼斯人网址
  • 威斯尼斯人
  • 新闻
  • 主页 > 威斯尼斯人 >

    科普視頻博主李永樂:想要撕掉“網紅”標簽

      发布时间:2019-10-30

      

      李永樂:想要撕掉“網紅”標簽一個名校傳統教師,在互聯網時代能做什麽?李永樂的走紅抛出了一種可能:掀起一場硬核科普風。做科普視頻一年半時間,粉絲已近千萬,李永樂成爲泛文化領域現象級的“網紅”代表。而面對虛擬世界中呈幾何級數增長的“學生”,以及來自網絡世界各種各樣的聲音,李永樂的焦慮感、責任感、使命感被無限放大。“只想爲我的‘學生’多做一點事兒。”名校老師和網紅老師間,李永樂希望能夠尋找到一個平衡點。“個人價值被互聯網放大”“朝天開槍,子彈掉下來會打中自己嗎?”3月28日午後,敲完標題,李永樂按下“Enter”鍵,將視頻上傳。不久後,這條講“角動量守恒”的腦洞視頻,將送抵至少300萬視頻訂閱用戶。自帶流量的話題背後,是鮮有人知的科學知識。網友時常調侃:當年聽起來昏昏欲睡的知識點,現在熬夜看得津津有味。李永樂的視頻錄制間是人大附中用來給學生做競賽培訓的教室。因爲使用頻率不高,李永樂會趁沒人時過來錄視頻。除非必要的試驗展示,李永樂的視頻只有板書,跟上課沒什麽兩樣。當學生走出校園,李永樂就開始了“小作坊”式的生産:從前期策劃、錄制到後期剪輯、上傳,都是他一個人。截至采訪當日,在這間不足20平米的“小作坊”裏,誕生的視頻共有276條。談到與視頻結緣,李永樂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最開始錄視頻就是爲了‘偷懶’,給自己省點時間。”今年,是李永樂來人大附中的第十年。2014年,教學逐漸熟練起來,李永樂被學校安排上兩個年級的競賽課。“那段時間真的把我累慘了。我就想,能不能把一些重點知識點用視頻錄下來,這樣沒來上課的學生也能看,我也不用一遍遍去講。”剛開始,錄制設備十分簡陋。“我在紙上寫字,高拍儀從上面往下面投影。因爲是自動變焦,一擋住字馬上就拍得不清楚了,錄制效果很不好。”思索再三,李永樂又換成手寫板,內容也從講題變成講解知識點、做曆屆競賽題解析等。一次偶然,李永樂被推向大衆視野,冥冥之中,這成爲他的重要轉折點。2017年4月的一個午後,李永樂的手機炸開了鍋。一條十年前錄制的“閏年”視頻被傳到網上。視頻中,他用集合思維計算了從公元1年到10000年之間究竟有多少個閏年,並以回歸年的知識解釋了閏年的設置規則。當天,視頻播放量過千萬。那是他在清華讀研期間,在一家培訓機構做兼職時錄的視頻課。後來,他的課程被放到學習機上賣到了三四線城市還有一些農村。因爲視頻裏無意透露的QQ號,李永樂經常收到好友申請,大都是來求教或者感謝他的初高中生。“互聯網是一個很好的契機,讓學生以最低的代價獲得最優質的教育資源。我感到自己的價值被互聯網最大限度地放大了。”閏年視頻的走紅也讓他意識到,原來很多人對中學的知識點並沒有完全搞清楚。“大家願意看,我也喜歡琢磨”,很快,一條談論“天空爲什麽是藍色的?”的科普視頻上線了。這條視頻也爲李永樂的風格定調——清一色的板書講解,從最貼近生活的小事兒說起,時不時開個腦洞,解密背後的科學知識。從《流浪地球》,講引力彈弓效應;由C羅進球,引出其背後的物理學原理;用概率知識計算考清華北大和中500萬彩票哪個概率更大……目前,李永樂已積累了近千萬粉絲,熱點視頻在單個平台播放量超過百萬,成爲泛文化領域現象級的網紅代表。“愛琢磨”的物理老師李永樂是學生們“崇拜的對象”。一個月前,看完兩期李永樂講比特幣的視頻後,人大附中畢業生張揚(化名)大呼過瘾。“這就是李老師一如既往的授課風格。從一個知識點到另一個知識點,能信手拈來,一點也不晦澀。加上他極強的演講功底,課堂特別有魅力。”談起李永樂的走紅,張揚覺得是情理之中。去年5月,“鵲橋號”上天,發射到地月軌道的拉格朗日點L2上。課堂上,李永樂靈機一動,問學生“L2在哪,怎麽計算?”實際上,這是用高中所學的萬有引力知識就能解釋的,但是學生們很難想到。很多學生覺得高科技很遙遠,但他們發現,竟然可以用學過的知識解釋它,這就很有意思。物理老師之外,李永樂經常在課堂內外與學生分享自己的世界觀。去年9月,李永樂被邀請作爲嘉賓到人大附中演講社TED×RDFZ演講。最後,他抛出一個問題:人生最大的幸福是什麽?“是擁有爲自己理想奮鬥的機會。你們每個人都處于這樣一種幸福中。”李永樂希望,每個學生都能珍惜中學這段最美好的時光。這番話也讓人大附中高二學生黃亦宸思考良久。“樂樂的話總能讓人有點收獲。”樂樂是李永樂的微信昵稱,也是學生們私下對李永樂的稱呼,大家覺得這麽叫很親切。2009年,從清華大學研究生畢業後,李永樂來到人大附中應聘。當時,人大附中物理教研組組長劉永進一眼就看中了這個年輕人。“授課風格非常成熟,對重難點拿捏很准,知識面廣、善于旁征博引。”最終,李永樂獲全票通過。同事眼裏的樂樂,大多時候在辦公室很安靜,常常自己琢磨些事兒。而這些事兒,成爲他源源不斷的創作養料。想先影響家長成爲網紅後,鮮花和掌聲外,因爲公辦學校教師的特殊身份,李永樂也遭受過網友質疑,最多的聲音便是“不務正業”。今年3月初,李永樂受邀參加觀學院演講時給出回應,“科普視頻讓我成爲網紅,而我的初衷只是爲普通人的教育做點貢獻”。讓他萌生這個想法的,是一位來自貴州畢節的交換生。在一次課上,爲了讓學生弄明白電磁波的原理,李永樂買了一百多個收音機零部件,帶著兩個班的學生去學校實驗室焊收音機。“80多號人,要麽收不到聲音,要麽雜音太多,只有一位來自畢節的學生做出來了。”“這挺讓人觸動的。畢節的孩子就比北京的學生差嗎?不見得,只是你沒有給他提供好的資源。你很難想象,如果給孩子一個空間,他會爆發怎樣的創造力。”並不是所有的學校都有好的條件。“農村地區和城市之間,大城市和小城市之間,教育資源的分配相差懸殊。這種差異不僅僅是資金和設備,更重要的是教師和學生群體的差別。”最近,李永樂開始琢磨著,利用互聯網聯動更多老師做一些事情。“人大附中有很多有想法的老師,希望能夠跟他們做一些公益的微課分享,不針對考試,而是向公衆傳播知識。”他希望有一天,教育資源能夠極大豐富,每個人不再爲了擠獨木橋深埋題海,而是把精力放在探索自己感興趣的領域,獲得充分的發展。李永樂至今都記得自己上小學的時候,老師在課上講,銀河離我們非常遙遠,可能有幾十萬光年。李永樂舉手問,“光需要幾十萬光年才到,爲什麽我一睜眼就看到了呢?”老師搪塞他,“這就是一種探測,坐下吧!坐下吧!”不死心的李永樂又去問了父親,最終才得到滿意的答案。“小朋友天生會對各種物理現象有好奇心,只是可能沒有人去幫他解開謎團。”李永樂希望,這樣的情況越來越少。一個專注知識類短視頻研究的平台曾對李永樂的受衆進行過畫像,他的粉絲主要以25-30歲的年輕人爲主,男性居多。李永樂坦言,現在做的視頻,小學生估計也看不太懂,主要是大人看。“如果我的視頻能讓家長們覺得科學是有意義的,他就會把這種想法傳遞給孩子。實際上我現在是在影響家長。”“不想要人設”年初,《流浪地球》大熱。一些粉絲找到李永樂,想聽他談談電影裏的科學。一條名爲“《流浪地球》最大硬傷,洛希極限竟然是錯的!”的視頻又一次讓李永樂被更多人注意到。洛希極限跟引力有關,即跟兩個星球的密度和大星球的半徑有關。帶入公式,木星-地球的剛體洛希極限和流體洛希極限值分別爲5.5萬公裏和10.5萬公裏。而李永樂發現,電影裏一掃而過的鏡頭,MOSS計算的兩個數值分別是89萬公裏和171萬公裏,與實際值差別很大。爲什麽會這樣?李永樂仔細去查找了數據來源,“可能是影片制作時把關不嚴,錯把太陽-木星的洛希極限值當作了木星-地球的洛希極限值。也許MOSS算錯了,他就是想叛逃。”新加坡留學生劉一銘很佩服李永樂這一點,“對于學術,他相當‘較勁’,每一個細節都會查詢考證。”出生于1998年的劉一銘,也是一位科普博主。2015年,因爲一條“如何證明地球自轉”的視頻認識李永樂,機緣巧合,做了李永樂的“跟班小弟”,參與一些話題的材料收集、實驗准備工作。沒想到第一次與李永樂合作,就遭到網友的diss。劉一銘回憶,爲了感謝他的素材支持,李永樂特地@了他。有網友立馬酸了起來:“即便後面跟著一個百科全書的團隊,也不是啥話題都能做啊……”劉一銘氣不過,立馬回過去:有團隊的支持可以提供准確的內容,再通過李老師的影響力講出來,一舉兩得豈不美哉?像這類評論李永樂已經記不清有多少。“以前有些不好的言論,也會適當地怼過去。現在留言看得比較少了,對于一些言論很少回應。”比起一些負面評價,讓李永樂更怕的是“過度的贊譽”,比如,教育家、最博學的人、超級學霸、比專家教授更厲害的人……這些標簽。“這其實是件挺可怕的事兒。你給我貼一個學霸的標簽,有一天你發現我並沒有那麽厲害,就叫人設坍塌,這有什麽意思呢。在網絡上,我不想要人設。”他想,撕下互聯網標簽,人終究是活在現實生活中的。3月26日,時隔“閏年”視頻走紅已有兩年。在網紅教師和名校教師之間,李永樂似乎找到了更好的身份平衡——教師。只不過,他的“學生”從幾個班,增長到了千萬人甚至更多。回歸到當初選擇做教師的想法,李永樂說,希望把知識傳播出去,爲別人的教育多做一些事兒。【同題問答】1新京報:過去一年,你最大的改變是什麽?李永樂:一個普通教師變成了網紅教師,積累了近1000萬粉絲,是我18年最大的改變。從一開始只是玩一玩的事情,變成了一個有計劃、有想法,並朝著目標繼續推進的事情。2新京報:未來,你對自己所處的行業有什麽期待?李永樂:教育不能忽視兩點:一是精英教育,發掘部分有學科特長的人才,允許因材施教;二是,普及性教育,通過互聯網讓偏遠地區的學生享受到跟大城市一樣的教育資源。3新京報:未來,你對國家社會有怎樣的期待?李永樂:國家繼續推進優質教育資源的均衡化。希望有一天,中國各個地方的教育資源能夠極大豐富,學生不再爲了擠高考擠獨木橋,而去耗費時間刷題,可以把精力放在探索自己的興趣上。現在的青年人應該朝氣蓬勃、敢于對惡現象說不。要有創新精神,知道自己能做哪些對別人和社會有貢獻的事,在有更多資源、更好環境的條件下做出更好的事業;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但不能只有一腔熱血,憤青不應該成爲青年的主流。 ——李永樂采寫/新京報記者 方怡君